限电限产是为什么

今年的限电限产跟去年的化工产业整顿有一些不同。在化工企业调整方面,中国政府采取的是重拳出击,关停违规化工企业上千家,搬迁整顿更是高达数千家化工企业。但在轻工制造方面,主要采取的是限电限产,没有出现勒令关停的现象。为什么要限电限产?

这里面至少有三大原因:

一是,煤炭价格上涨,煤电厂发电,是纯亏的。

 

在中国,电力是公共产业,具有很强的公益属性。电费价格上涨,关系到国计民生,政府不会轻易调高电价。

事实上,在今年早些时候,国家发改委就曾发布消息称,有必要调高电价。但在舆论上,遭到诸多反对意见。

中国电力行业是国营独资垄断,涨不涨,是政府说了算。但政府会深度考虑到老百姓的意见,老百姓不同意电费涨价,政府想涨价,阻力很大。不像美国,德州一场暴风雪,电价就能暴涨100倍。

电费涨价的事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

电价不涨,可煤炭价格却猛涨。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实施限制令,今年上半年,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仅78万吨,同比下降98.6%,基本上就不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了。

在禁止澳煤进口后,中国增加进口了美国、加拿大、俄罗斯、哥伦比亚以及菲律宾的煤炭。但这些煤炭进口成本都比澳大利亚煤炭更高。

国产煤炭由于品质较差,埋藏较深,开采成本也比澳大利亚的露天煤炭高得多。在过去,中国之所以从澳大利亚大量进口煤炭,一个关键原因就是,澳煤比国产煤成本更低。

而中国70%的电力都来自于煤电。煤炭成本一高,电力成本就迅速拉升。可是,电价不能上涨,煤电厂就只能亏损发电。

这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,越发电,越亏损。有些煤电厂就干脆停工维护,减少发电。

但相反,风电、核电、水电等绿电,却完全不受影响,能够持续供应。相比于煤电,风电、核电、水电等绿电,潜力更大,势头更猛,更可持续。

二是,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猛涨,中国的产能扩张,并没有带来利润的高增长,尤其是轻工制造产业。

中国的轻工制造产业长期处于微利状态,绝大部分利润都被国际大牌所拿走。就拿我所在的广州来说,一件普通T恤的制造成本大概就5块钱,出厂价一般就8块,毛利3块钱。

但是,要扣除尾料、房租、税费、水电等其他成本,一件T恤的净利润也就1块钱。可是,这件T恤只要挂上一个外国名牌,就能卖到100多,200多,其实都是同一批工厂所生产。

所谓的日货、韩货、欧货、美货等,广州南村镇的服装厂全都能搞定,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个名词:中国货。

新崛起的全球第一大服装品牌希音,就诞生于广州南村。

但中国的服装厂却并不赚钱,靠的是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原料成本,赚取微薄的利润,竞争非常惨烈。限产,可以提高中国轻工制造产业在国际供应链中的议价权。

这时,就有人会担心,那我们买衣服会不会涨价啊?队长可以告诉大家,不用担心。消费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,消费者可以用脚投票。供应端的涨价压力,短期内不会传导到消费端。因为在供应链中,中国工厂长期处于被压榨的状态,他们只是拿回本该属于他们的利润,压缩的是品牌端的利润点。

供给侧改革,一个重要目标就是:提升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和议价权。

三是,预防通胀风险。美国人超额印了很多美元,这些美元不会凭空消失,他们来中国了。中国的工业制成品,卖到美国,换回美元。但这些美元在中国是不能花的,得换成人民币。

中国企业从美国赚回来多少美元,中国央行就要兑换与之相当的人民币。结果就是,人民币越来越多。美国的大水漫灌,都灌入中国的流通市场。

再加上,国际资本疯狂炒作大宗商品,铜铁粮油豆等很容易被哄抬价格,从而引发潜在的通货膨胀风险。

钱在供应端过热,可以拉动生产,但转移到消费端过热,就极容易引发物价上涨,通货膨胀。

四是,预防产业过热。别看现在,中国制造业海外订单源源不断地进来,但美国不是没想过,对中国纺织工业下狠手。新疆棉事件,过去还不久。

在热钱的涌入下,中国轻工制造大规模扩张,可一旦海外订单下滑,又会造成巨大的生产浪费。中国现在需要扩张的是中高端制造业,不是低端制造业。

随着中国产业升级的逐步深入,一部分低端制造业转移出去,是必然的趋势。在中国产业升级的过程中,低端产业盲目扩张,不符合我国产业发展的潮流。

而这一切的调整,都有着一条大主线,它就叫:碳中和。

中东战争为中国带来了21世纪前20年的重大战略窗口期,但从2020年以后,碳中和就将是中国产业变革最坚定,最确定的一条大

碳中和,让传统的化工、电力、能源等产业,迎来百年一遇的大变革时代。它引领着供给侧改革,带动人类新消费习惯的转变,重塑全球能源产业新格局。

 

 

 

新闻动态

洞悉专业趋势,为您的品牌创造价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