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卖出300万米汉服布料

为打破日韩垄断,江西80后夫妻砸百万研发,一年卖出300万米汉服布料

穿的人多了,也就不小众了。

 

 

不止一次,丽丽在街上看到漂亮的小姐姐,穿着自家布料做的汉服。

 

她和丈夫经营一家布料厂,之前做的就是普通布料,走在街上也从来不关心路人的衣服是什么材质。2018年转型后,夫妻俩开始专注供给汉服布料,从缠枝牡丹再到菱花纹,丽丽对汉服元素如数家珍,看到越来越多的汉服出现在街头,人们也不再对他们侧目,她知道,这条路走对了。

 

去年,丽丽砸了一百多万元开发横罗(中国传统织法工艺)布料,过去要买这种面料,大多得从日本和韩国进口,一米布卖到一百多元,丽丽的工厂直接把价格缩至三分之一,我们老祖宗的东西,老是从外国进口有点说不过去, 做了十多年的布料生意,她第一次有了点成就感。

 

凭借做工细致,丽丽的工厂为60多家大大小小的汉服制造商和店铺提供布料,淘宝上「瞳莞」、「千黛远山」这种在汉服圈出名的店铺,也从丽丽这里进货,工厂每年能卖出300多万米的布料。

 

但丽丽的织布厂,有着更大的野心

 

 

80外乡人下海

 

2002年毕业后,丽丽和老公建华就来到杭州。浙江纺织服装行业发达,当年杭派女装更是风头一时无两,毕业于南昌大学染织专业的建华,选择在杭州有名的印染厂上班,两人过着普通的朝九晚五的生活,拿着普通的薪水,过着安安稳稳的日子。那些年恰逢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,中国互联网正在悄悄崛起。

 

2008年北京奥运,两人也结束爱情长跑,结婚生子后,顿感生活压力。远离家乡无亲无靠,唯有彼此是生活和工作的支柱,看着一天高过一天的房价和物价,建华决定辞职下海,自己开一家印染织布厂。

 

 

 

建华本就是高材生,又在染织行业工作了6年,知道这个行业重资产、重库存,所以夫妻俩入驻了1688,按需下单,一路也算是顺风顺水,没有遇到过很大的困难

 

染织厂发展平稳,每年保持20%的增长,但二人总是过得提心吊胆,服装行业太杂了,需求每个季度都在变,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,服装厂质量要求高,又希望控制成本,可能这个季度还是自家的客户,下个季度就会被另外的厂家走。加上品类繁杂,夫妻俩的染织厂就像一个杂货铺:什么类型的布料都有,但什么都做不精,也谈不上事业理想,混口饭吃而已。

 

对他们来说,转型,还差一个契机。

 

时间走到2018年,彼时,汉服风逐渐兴起,处在产业链上游的丽丽夫妇,像春江里的鸭子,在相关面料订单量的陡增下,预感到这个行业将迎来暖流。

 

自家的工厂以织造天丝提花的亚麻布料为主,这正契合了汉服的主流布料,夫妻俩当机立断,开始专注于生产汉服布料。

 

 

每年300万米

 

之所以转型做汉服布料供应,除了身处服装供应最上游所预判的趋势,也因为看到了更为垂直精准的客户,他们对质量要求高,但是对价格并不十分敏感,常常一套汉服上千元,动辄上万,作为上游供应商,破圈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

但转型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,丽丽夫妇面临的压力比当初下海时更大,迎接他们的是长达一年的阵痛期,以前是按需下单,现在要备现货、库存,一款卖得好的布料,往往要备上十几种颜色,资金流一度很紧张。

 

 

 

除了巨大的库存压力,布料花纹和形制的专业是另一个难点,汉服圈很看重版权,长得类似的花纹都可能会侵权。好在建华是染织专业出身,此时浸淫行业已经十多年,由他主要负责设计花型板式,我们主要参考博物馆展出的服装,还买了好几套专业书

 

现在丽丽店铺里,有和面料商共同开发、卖得最好的菱花纹缠枝牡丹,也有私人定制的原创图案。自己开发的原创设计款,已经有7个专利申请成功,国家现在支持大家原创,很多专利申请不收费。再加上自家布料一直注重舒适透气,做出来的汉服更适合日常穿着,凭借多年的供应链积累,阵痛很快过去,他们转型成功了。

 

 

 

服章之美,谓之华,举手见牡丹富贵,梨花翩翩,落足间翠绿烟纱、碧霞嫣罗,宛若惊鸿挽髻,顷刻逐月天衢。丽丽厂里有各式各样定制的布料,她能够说出每种布料的由来、织法、流行年代,对于到底是消费者的需求催生了这个市场,还是品牌、红人的审美、营销左右了市场这个问题,丽丽觉得算是相互成就,染织在她看来变成了另一个哲学命题。

 

这三年,丽丽眼见汉服从零星的小圈子,发展到年轻人扎堆入坑,对和对个性的追求,是许多年轻人入坑汉服的缘起。据统计显示,2019年在淘宝平台上,汉服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亿元,并且保持着每年150%左右的增速在发展。20214月,汉服和JK制服、Lolita组成的三坑已经在淘宝长成百亿市场。

 

因为丽丽夫妇入坑早,此时他们的染织厂已经为超过60家大大小小的汉服厂和店铺提供面料,工厂的产能也从原来的一天数百米到现在几千米,大的厂子一年能订10万米,少的也有几百米,每年卖300万米,夫妻俩的这匹布,算是织成了。

 

 

更喜欢小商家

 

“90更关注材质、图案,“90更关注形制、风格,“Z世代追求自由、个性、沉浸式体验的心理满足,讲起这些丽丽有点收不住话头,比起大厂,我更喜欢小商家和小团体来定制,他们的量有时候比有些大厂更大

 

除了汉服店铺找她供货,还有专门的汉服大群来找她团购定制布料,她们自己再去找裁缝做成衣。正是丽丽口中的小商家,让她更能摸到一线消费者的需求,取长补短,买家越来越专业,对一个扣子、各个朝代汉服的名字、领子的方向、形制等等都会花时间研究,资深的爱好者每天都会穿,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

 

 

 

为了这些个人买家,丽丽去年开了淘宝店,上万米的单子她能接,1-2米的单子也不嫌弃,朝鲜族人每到传统节日都会穿传统服饰,现在国家推广民族服饰,个人的购买行为会越来越多,可能人手会有一套甚至几套汉服,丽丽对未来,有着自己的判断。

 

去年,丽丽夫妇俩投入上百万研发横罗、花罗布料。横罗、花罗是中国传统织法工艺,属于贡品布料。尤其是花罗,由于织造时无法用筘打纬,工艺比较复杂,明清以后逐渐消失,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,花罗织造技艺才在苏州恢复。

 

现在我们市场上的汉服透气孔位基本都很乱,真正的横罗孔位排列整齐,透气性好,造型也很挺,怎么扯都不变形,穿着舒适也好看。日本最先改用化纤原料生产横罗,又叫化纤絽以前我们市场上这种布料多从日本进口,每米价格要上百元。

 

 

 

不到一年,丽丽夫妻研发成功了,售价仅有进口布料的三分之一,我们的研发成本也需要摊平,但不会定太高,否则大家不买,后续逐渐收回研发成本会降低一点售价,也不能太低,不然会破坏市场,丽丽不敢现在上架,一上架肯定就卖空了,这一次,丽丽有了一点点骄傲的情绪。

 

汉服的美,不止来自于造型,也需要穿的人觉得舒服,这是现在丽丽对于汉服的理解。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脑海里描绘自己或临江如仙,碧玉步摇,唱吟短歌的寥落,或素雨落笺,青丝垂膛,画书云鬟的从容,亦或是醉卧沙场,眼里尽是星辰大海的豪气干云。

 

一身古典的美学,承载的不只是我们对美、对个性的追求,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对于那时璀璨的向往,以及一点点我们自己的表达和期待吧。

 

 

 

 

新闻动态

洞悉专业趋势,为您的品牌创造价值